《荣誉标记》(TMNT2003,长末,肉渣)

#TMNT2003.

OT4背景下#长末.

有性暗示无具体描写.

看到Leonardo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医疗室门口的当下,Mikey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今晚的《战锤40K》之夜已经在开始之前结束了。他只得用那种不太像揣着明白装糊涂的表情冲着自家兄长眨了眨眼睛,心里叫苦不迭,从现在开始如果他能活着走出医疗室,就打算立刻吃顿好的日顿骚的,权当Raph刚才当着自己的面明目张胆霸占限量鳕鱼芭菲彩虹豆pizza是被狗日了。

其实也不是那么糟啦,大家都在一个窝里住,抬头不见低头见,要是真的闹翻了,Mikey顶多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日出打游戏日落撸管,大家从今晚晚饭开始就饿着而已——

Leo绝对会第一个站出来承认自己作为领袖沟通显然有问题然后一马当先要求承包晚饭工作,在他炸了厨房之前,Don和Raph绝对会想办法八抬大轿把Mikey请出来。

Mikey已经想好了接下来怎么跟他家兄长斗智斗勇见招拆招,但是这些个来回路数又不是街霸打出庐山升龙霸那么简单,Leo在幼弟身边站定的时候,明显看出来幼弟内心里的兵荒马乱魂不守舍——

手无寸铁的Michelangelo抄起了床头柜上的马克杯一饮而尽,随即差点吐在他家大哥的腹甲上,这他妈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他擦擦嘴,里面已经凉透的咖啡渣仿佛昭示着今晚Michelangelo即将弹尽粮绝。

Leonardo抱起手臂,放松地靠在检查台上,开始用一种玩味和审视的眼光打量自家幼弟。

“这就是你当下的选择,Mikey?我以为即使丢了武器你也不会傻到直接跳到我们和脚帮中间。”

他的声音很低(即使是在“某些时候”),按照家庭医生Donatello第12次修订版的《医疗室日常规范守则》的规定,在医疗室只有Donatello本人的声音可以超过70分贝。(除了“某些时候”)

Mikey愁眉苦脸地耷拉着肩膀,是的,他几乎算是搞砸了巡逻,把一次短兵相接的小型巷战搞得差点生离死别,他再次无辜地抬起头,希望能在Leonardo脸上读到今晚的处罚条例或者训话提纲,但是在幼弟常的花言巧语无所不用其极的撒娇耍赖无理取闹浸淫多年之后,蓝头带领袖摆出了那副无懈可击的面无表情,拉斐尔称之为——

“Big brother is Fucking you”,

当Leo想当一张扑克牌的时候,他就真的是方片本片,蓝头带领袖除了关上卧室门之后你会看到他惊才绝艳另一面之外,其他时间他几乎都在与沉默为伴,他直觉敏锐,他谨言慎行,他深思熟虑,他武技精湛,他没有除了性生活之外的私生活,哦,还有,他是个鸡婆。

Mikey挠了挠后脑勺,开始念台本。

“Leo,我身后就站着个抱着孩子的孕妇,就算是神龟泰坦也没法把她们全部打包带走啊,我当下只有一个选择。”

“我们应该尽可能地保护无辜的人,但是你要明白我的首要任务是把你们安全带回家。”

“哦,你没有看到当时有个有个足忍冲上来非要我陪他跳一段。”Michelangelo申辩,祈祷他家大哥那时候正忙得不可开交,以至于没有看到他当时那一系列“骚操作”,短兵相接的魅力就在于此,大家在不足十几平米的小巷子里偶然打了个照面,咋咋呼呼的地来一些激情火热的肉贴肉运动,干这种事情十有八九都容易擦枪走眼,何况脚帮都穿得乌泱泱一片。

“也许是因为你这几天训练的时候偷工减料心不在焉。”Leonardo用沾满双氧水的医用脱脂棉按在幼弟的伤口上,动作轻柔,冰凉和刺痛还是让幼弟瑟缩了一下,他按住幼弟的肩膀,擦去结痂的血片,然后扯下胶布粘在小臂上准备包扎。

“我们每一次训练都是为了在这一刻不会‘只有这一个想法’,而且你做后空翻的时候连背都挺不直。”

“那真不好意思,伙计,从现在两天内我都只会拖后腿了,”Michelangelo决定避重就轻,“明晚记得帮我带安东尼家的墨西哥卷饼。”

鉴于他家大哥接下来的一分多钟一句话都没说,Michelangelo又开始慌了。

“换个角度想想,Leo,这只是个4寸长的伤疤,甚至…”Michelangelo在兄长眯起眼角的时候已经自动消音了。

我怎么就管不住这张嘴?我是在给自己挖坑吗?

“你该庆幸你把头抬起来了,否则你现在就只剩下一只眼了。”Leo严厉的说,

Raph刚才说什么来着?

跟“干得漂亮Mikey,你再晃一下你那蠢脑袋,那玩意都能直接把你天灵盖掀了”效果有过之无不及。

所以那不是很酷吗,再点一根万宝路,Mikey就是荒野大嫖客2最野的boss,当然这话说出来这周他就别想去上面玩了。

“通常Raph才是冲动行事的那个,我大部分时间都可以预测他的行为,但是你不一样,Mikey,你总是在我最意想不到的时候给我变数。”

Michelangelo快速回忆下这周的日常,

训练偷懒过吗? 没有。

衣服洗了吗? 洗了,父亲的茶壶套都晾干了。

熬夜玩游戏了吗? …就一次,不,不算,他在沙发上睡着了,所以不算熬夜。

很好,Michelangelo很确信在过去的一周里他表现出超出他年龄的乖巧,没有惹出任何乱子。于是他任由Leo抬起他的下巴,在台灯下认真端详他的伤口,Mikey抓住机会捕捉兄长关心的眼神,然后做了个鬼脸,

“至少你永远不需要担心我会跳进脚帮总部大喊‘来吧脚帮婊子们,我们来日你们啦’。”

Leo紧绷的嘴角松弛下来了,很好,再加把劲,Mikey。

“嘿,我知道错了,好吗?”提前预知了兄长接下来的动作,Michelangelo抬头用软乎乎的面颊贴向兄长微凉的掌心,乖顺地像捡来了飞盘的小狗狗,随即目光灼灼地看向他的兄长,领袖和伴侣,用一种很讨巧的语气轻声说,

“我保证下次会小心的。”

Leo认真地看着幼弟,Michelangelo不会这么快妥协。每当幼弟试图用肢体语言操纵他的时候,他都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MiKey最擅长的把戏,虽然这通常意味着幼弟在掩饰某些更大的问题,鉴于那道4寸长的伤口,他是打算放过幼弟的,当然Mikey现在不需要知道。

在小乌龟被盯得浑身龟毛倒竖之前,Leo垂下了目光。

“有时候我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你的话。”

他的语气变得柔和了,Mikey松了口气,作为家里最小的乌龟理应享有某些特权——虽然做饭接外卖,递扳手捡肥皂诸如此类的家庭重担总会责无旁贷的落在他身上,但是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弱小,无助,但能吃,还不要脸啊。

“Dude,真爱不说谎。”他狡黠地笑了笑,“别贴啦,我想让Donnie给我缝几针。”

闻言Leonardo一愣,

“这只是皮外伤,根本不需要缝合。”

“是我自己想要来几针的,伤疤是男子汉的勋章,对吗?”Mikey栽进他紫头带的哥哥为他准备的大靠枕上,舒舒服服地合上了眼,

“这样我跟Megan Fox大战三百回合以后就可以给她讲这些伤疤的故事了。”

“这只是你蹩脚的后空翻导致的后果。”Leo一针见血地拆台,“而且据我所知,你接下来摔了个四脚朝天。”

“Megan Fox会听到不一样的版本,”

好吧他大哥看到自己摔成马里奥旋转乌龟壳的那一幕了,他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再过纠缠,Leo已经决定放过他了,小乌龟耸耸肩,打开了《彩虹小马:友情魔法大揭秘》

“现在帮我把主任医师叫过来好吗?我想拉个双眼皮。”

Leonardo叹了口气,

“你确定自己想要一个战斗荣誉标记?”

“嗯哼。”小乌龟头也没抬,然而下一秒他手里的漫画就被抽走了,膝盖被一双有力的手拽了下去,Mikey失去了重心,整个上半身被拖到了医疗床边缘,

“嘿——!!”无影灯刺目的光线让他捂住双眼,企图伸手去抓脚踝上钳制的手,

“什么时候缝合也要家族领袖批准了?!”他不满地叫嚷,

“我想我可以给你一些有故事的标记,Mikey。”Leonardo认真地说,牙齿轻轻在惊恐起伏的锁骨上方摩挲,喷洒的热气顺着幼弟的脖颈缓缓向上,小乌龟吓得整个尾巴都贴在大腿上了,Leonardo露出一个充满掠夺性的微笑,

“足够你跟Megan Fox讲整整一晚上。”

“哥,你跟辣妹在床上讲一晚上故事?”Mikey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靠,你还真干得出来。

“我刚刚说Megan Fox了?啊——!”

好吧,现在装傻也太晚了。

The End

可以在这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