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下水道

小乌龟相关同人创作

原图自MutanTAIL,已获得授权转载翻译

TMNT AU

紫橙车

Cosmic radiation Cosmic radiation

△TMNT2003,冷色

△Angry sex

△换粮,靠我真的不会写03冷色

“把钥匙给我。”

如果不是穿戴着统一的脚忍的蒙面装束,Juni Ba此时惊恐绝望的表情也许能为他赢得几秒钟喘息时间,但眼下他真的没有太多选择。

每一个脚帮忍者都在培训资料片里面听过这个声音,那是如同裹着丝绸一般柔滑悦耳的声线,很难想象它出自于某一只变种乌龟,你甚至都无法相信这种粗鲁,丑恶的生物竟然可以发出如此人性化的声音。是的,这就是Juni Ba现在的生活,不光有可以靠着两只脚就可以飞檐走壁的乌龟,甚至两只脚走路的都不止乌龟这一种非灵长类生物。

Juni Ba不知道为什么会对那个初级培训课程里的乌龟声音记忆犹新,毕竟他也不是太新的菜鸟,以至于不知道培训课程里教的那些内容最多是为了让他们再续一秒,而不是为了让他们活下来。现实不是招募广告,临死之前收到工资到账短信又有什么用呢,又不能给予他足以抵抗对于死亡的恐惧。

现在,那个声音正毫无情感地透过轰鸣的马达声,清晰地传递到Juni Ba的脑子里,脚帮忍者透过刺目的车灯努力看向驾驶舱,乌龟面无表情地单手握着方向盘,头带飘出窗外,三只手指的手伸向他,

“把钥匙给我。”

他试图在痛苦中集中注意力,但意识却信马由缰地跌入了回忆,过了好一会Juni Ba才意识到他在走马灯……

是他先在这个空旷无人的垃圾场发现了落单的乌龟,这里至少废弃了有几年了,人烟罕至,而紫头带的乌龟显然很熟悉这里——很熟悉意味着他会放松警惕,以至于没有注意到有一个脚帮忍者在跟踪他,那么机会就在这里了。他太急于拿到那份高于当月20倍工资的奖金了,他有贷款要还,还有两个饿起来连盘子都啃的小孩嗷嗷待哺,以至于没有发现他不是独自一人,现在这已经无关紧要了。

他按照脚帮的预警流程先启动了静默报警器等待后援,然后拔掉了那辆臭名昭著的乌龟计程车的车钥匙,接下来的事情他就不知道是如何发生的了。他接受过10个月的忍者训练,完全知道如何悄无声息地关上生锈的铁门或者时刻让自己处于下风或平行风向,然而紫头带的忍者龟只是发出了一声疑惑的咕哝,第一时间看向了他所在的位置。

忍者发誓,海龟在那辆显然出过车祸,锈蚀严重的大型拖车的驾驶座上捣鼓了几下,那辆车就像是钢铁僵尸一样怒吼着亮了起来,一瞬间的刺目灯光让忍者站在那里一阵眩晕,拖车咆哮冲了过来,紧接着他就被保险杠撞在栅栏门上了——

断裂的肋骨刺入肺叶,血红的泡沫从他的嘴里溢出,他挣扎着想说什么,浸得湿透的黑色面具让他只是发出了几声垂死的嘶嘶声,忍者挣扎着挥舞手臂,疼痛让他痉挛的手指攥紧了车钥匙,上面的毛绒骰子被抓得变了形。现在Juni Ba既不想晋升也不想要那份高于20倍工资的奖金了,Juni B只想活着回去。

“我很想知道为什么要选我?是我看上去很弱?还是脾气很好?”海龟自嘲地笑了笑,“我没有看上去那么温和,何况我不是家族领袖,不需要顾及太多。”

抓着车钥匙的手从锈迹斑斑的引擎盖上无力地滑下去了,当然Donatello最后一句话也并非是说给Juni Ba听的。

Don跳下拖车,取走了被捏变形的汽车钥匙,这才猛然转身走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悄无声息站在那里的滨户氏领袖,经过Leo身边的时候Don压根没有看他哥哥的脸,而是大步从他身边走过去了,

“为什么每当我独自出去的时候你们都试图轮流给我当保姆?!”

“因为我们很明白你的团队职责,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你专注手头的工作的时候看好你的后背。”Leo跟随着他弟弟的脚步,

“我和你们一样是训练有素的忍者。”Don冷冷地说,他按下遥控器,刺目的光亮冲上夜空,紧接着一声巨响,这个仍然有很多可用零件的垃圾场被火海彻底吞灭了,铁屑和碎片拖曳着烟火追着他们离开的脚步,热浪滚烫扑鼻,将Don的头带吹过肩膀,现在Leonardo知道他有多么生气了。

领袖上前想要拉住弟弟的胳膊,Don快速地避开了,径直走进了计程车的驾驶舱,如果Leonardo打算质疑Don会不会因为正在气头上而开斗气车,那他最好准备好迎接紫头带忍者最冷酷的言辞炮轰。然而一路上他哥哥只是保持沉默,这让Don稍微平复了一些,当然他们彼此都知道这件事还没有结束——不像他们另外两个弟弟,Leonardo和Donatello倾向于关上门处理他们之间的矛盾。

Donatello将钥匙丢进门口的小篮子,瞧见父亲在厨房里看报纸,他转身穿过大厅向道场走去,Raphael和Michelangelo正在沙发上打《分手厨房2》,屏幕里厨房一片火海,而他们正在喋喋不休地互相指责对方把东西煮糊了,Donatello没有理会太多,这种小争执最终会以超不过的Raphael摔门走开或者他们在沙发上滚作一团为结束,不是什么大问题。

他走进通常为Leonardo栖息地的道场,跟在他身后的领袖很明确地收到了他这样做的背后意义,他哥哥后脚踏入道场,在Donatello抱起手臂抬起下巴的时候避开了目光,转身关上了道场的门。

“如果不是你控制不住的控制欲,我本可以继续使用这个垃圾场。”Don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显得咄咄逼人,

“你该告诉我你要外出的,Don。”领袖的声音透出担忧,

“通常会的,”Donatello争辩道,“但是你在冥想,Raph和Mikey在打游戏,这就是为什么我没有当面告诉你的原因,我走之前和父亲说过了。”

以及,他们彼此都很清楚Donatello为什么会选择这么碰巧的时间点,自此之前Leonardo从未让Donatello独自跨越半个城市到另外一边的垃圾场寻找材料,无论Donatello如何向他哥哥保证他绝不会沉迷其中不可自拔以至于忘记保持警惕。鉴于Leonardo是家族领袖,他们的父亲并不会插手Leonardo的任务,自然也不知道领袖对于二弟外出搜寻物资的习惯性安排。

“我相信你可以照顾好自己,但是你在专注于自己手头的事情的时候可能会忘记我们的敌人仍然在四下搜寻我们的踪迹这件事。”

“我并不比你们任何一个人脆弱,我是个有自卫能力的忍者。”Don感到一阵沮丧,因为Leo并不相信他有独自处理问题的能力,这让他沦为Raph或者Mikey的境地,虽然他一直认为自己远比他们的另外两个兄弟更懂得照顾自己。

“我从未觉得你脆弱,”Leonardo皱起眉头,“我只是觉得你有时候没有意识到独自穿越半个城市很鲁莽。”

又及,他们彼此也都很清楚这件事指的是垃圾场那场小小的看似毫无悬念的插曲——虽然被跟踪意味着他们的日常活动行迹暴露,意味着不知道多长时间后会有大批的忍者赶到现场,意味着层出不穷无法预料的麻烦,这也是为什么Don最终选择毁掉那个颇有探索价值的垃圾场的原因,虽然他这么做的时候,多数是出于对于VIP babysite的愤怒。

“独自外出我会尽量避免战斗,但必须战斗的时候我也并不畏惧战斗,也许你该接受我可以独自照顾自己的事实了。”Don气愤地说,“或者身体力行地接受这个事实。”

在准备张嘴之前,Leonardo停住了,因为Don的左勾拳来的毫无预兆,强势而果断,以至于他的躲闪慢了半拍,结结实实地挨了半个拳头,领袖惊讶于在到场上竟然还有人能伤到他的面门,这个人不是Raph,而是他紫头带的弟弟。也就是他楞了一下的时间里Don已经近身贴上来了,Leo只来得及伸出左臂挡住一记踢击,然后顺手抓住了Don的脚踝,把他拖了过来。

Don预料到这一步了,他顺着Leo的方向旋转身体,然而第一圈还是被Leo卸掉了不少力气,领袖顺势加速旋转,将弟弟带向地面。

第二圈的时候Don手里多了一只苦无,接着失去重心背壳着地了,Leonardo欣赏他弟弟总是有备无患的战斗策略,Don是个非常懂得倚靠自身所有有利条件战斗的类型,他既不是最快的也不是最有力的,而是最深思熟虑的,Leonardo只能先夺下Don的苦无,反刺向他弟弟试图将Don逼入墙角,他还是低估他弟弟了,Donatello侧身抓着Leo的手臂从他背壳上流畅地翻了过去,迅速退向了空间更大的地方,还有让Leo更意外的事情,他手里的苦无不见了。

他不知道Don近段时间来进步有这么快,出于生存技能的考虑他们都知道如何偷窃,但Michelangelo是真正的“大师”,他们的幼弟可以轻而易举地从泰瑟兰顿狱卒身上拿走钥匙,也可以从老师身上摸走被没收的糖果,Don显然从他们的幼弟身上学了一两招,而且从手臂上酸楚的隐痛来看,Raphael也有在敦促Don练习卧推,就像Don说的那样,他确实有把缺席的训练补回来,发现这个事实让Leo感到一阵欣慰,他弟弟长长地呼了口气,独属于Don的麝香气息更浓了,Leo平静看着他弟弟,任由肾上腺素漫过他的身体,既不进攻,也不靠近,这场战斗不是他发起的。

Don扑了上去,Leo则摆出了进攻的姿态,在Don碰到他的瞬间如同蝰蛇一般迅速抓住弟弟的手臂拗到身后,脸撞在墙上让Don痛呼一声,手腕上强硬的抓握逼迫他扔掉了苦无,暗器在下落的时候就不知道被Leo踢到什么地方了。

“不……”Don沮丧地小声呜咽,他试图翻身,而Leonardo没打算允许他这样做,他的一只手臂被恰到好处地压在身后,肩膀的疼痛只是第一次警告,Don选择了无视它,Leo只得松手了,早已料到Don会转身,Leo稍稍后退又强势地压了回去,用了十成的力气将Don钉在墙上,然后低头去吻他弟弟的嘴唇。

如果说之前那些简单的对话不足以表现Leonardo的愤怒的话,强硬的舌头已经全然宣告了这场反抗是时候结束了,

Donatello试图咬住嘴唇,但是Leonardo滑进他双腿间的膝盖让这种不入流的抵抗溃不成军,他呻吟着接受了Leonardo的入侵,吻热情而激烈,Leo的舌头划过他的牙龈的感觉让他的阴茎抽搐,吞下他哥哥的津液几乎让欲火第一时间被点燃了,Don拱起身体,用隆起的部位蹭他哥哥的下体。Leo松开手去抓他弟弟的尾巴,Don打了个寒战,他喘息着去解Leo的皮带。

他哥哥抓住了他的勃起揉搓了几下,阴茎在他手掌中迅速变硬,Leo握住它上下撸了几下,这让Don的身体一阵发抖,他再也支撑不住,倒在他哥哥肩膀上,Leo把他的大腿压在腰侧,抱着他弟弟顺着墙滑跪下来,Don的渗出的前液一滴都没有被浪费,当Leo用濡湿的拇指用力摩擦他的阴茎顶端,Don几乎要从兄长的胸甲和木墙之间挣脱出来了,他爆发了,精液溅射在他们的腹甲上。

Donatello仰起头靠在墙上,强烈的刺激让他眼前一片濡湿的模糊,Leo开始吮吸他的嘴唇,涂抹着粘稠精液的手指找到了他身下的入口,几乎轻而易举地就突破了那层肉环,身体里抽送的手指让Don开始扭动,他呢喃着,在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前Leo已经听懂了,随即硬热的阴茎精准的顶在他润滑过的入口上插入了进去。

Donatello眯起眼睛,即使Leonardo推得很慢,但是适应这种尺寸的侵入还是让他感到一阵轻微的不适,他略微摆动身体,迎合他哥哥的插入,Leonardo低头亲吻他弟弟有些汗湿的头顶,鼓励他弟弟的顺从,直到他完全进入,Don的甬道紧紧包裹在他的周围,让他有一种几乎融化的错觉,Leo停止了动作,抬起头凝视着他弟弟,仔细阅读Don脸上的表情,

“我从未把你当做需要照顾的那个人,我尊重你对于独处的需要,但是你不能无视离我对于任务的安排,因为你的职责是为了我提供选项,但是真正做出决策的人是我。”

Don想要开口争辩,Leo抽离的动作让他体内感到一阵空虚的抽搐,他咬着牙闭上眼睛,抓着他哥哥的肩膀,Leonardo开始加快了速度,

“我来决定谁来冲锋,谁来殿后,谁在外出进行搜索任务的时候需要支持和辅助。”Leo的声音清晰而低沉,他狠狠抽送了一下以强调他的观点,Don不知道为什么他哥哥能把所有的事情变成一场说教,因为强烈的快感几乎让他头晕目眩,直到他稍稍平复下来,Leo才下了结论,

“我已经决定了,这就是法律。”

他哥哥再次握紧了他的阴茎,他可以感觉到强烈的快感在下腹堆积,Don发出一阵长长的呻吟,Leonardo用力撞进他身体深处,一只手用力抓紧了他的大腿,高潮迸发的瞬间,Don挺起腰在他哥哥的手中颤抖着射精,他微微张开嘴,而Leo则用力咬住了他锁骨上的皮肤,夹杂着疼痛的快感几乎让Don的脚趾都蜷缩起来,他们静静地待了几分钟,Leo吮吸了一下那块见血的皮肤,

“如果你只是需要独处,你只需要告诉我就好,我不会阻拦你外出,也不会过问太多。”Leonardo平静地说,他轻轻地吻了吻他弟弟,小心翼翼地把他放在地板上,

Donatello感觉到一阵筋疲力竭的放松和愉悦,他不再精神紧绷,抬起头看着他哥哥关切的目光,叹了口气,

“好吧,我想我以后会尽量不要独自去垃圾场。”

The END

AU,紫橙

原图自ANOmale,已获得授权转载翻译

Cosmic radiation

未满18岁立入禁止!!

涉及乱伦,人外X人,人外X人外,以及3p

因为是官方内部刊物,是官方不承认的出版物哦~但其实是有创始人的签名的~大概是大家某天工作之余想要找点乐子,于是就有了这个短漫了。

Adult-TMNT-Adventures-c01.png

阅读更多

机械鸡编剧,也就是#TMNT2012 的Leonardo的CV Jason Bigger,创作的一系列TMNT定格小动画。

无授权搬运和自汉化,所以放在自己的Blog里面,聊以自娱。

我还是挺喜欢12后几季李子这个沙哑的声音的,挺性感~

斯普林特的底线↓

性教育↓

#《独白》

TMNT2003,AU,Lall。

欲望之于李奥纳多……

心之所困既囹圄,心之所向既城堡。

**********

我几乎向父亲坦白了一切。

这是个明智之举,因为我深知自己已经被这种邪念所掌控,而父亲可以帮我压制那些可怕的想法。

但是在最后一刻,我决定不让他看到我的弱点,那实在是太可耻了,他希望我成为他儿子中最强壮,最成熟可靠的一个,我不能也不想让他失望,所以我最终选择藏起我的软弱。

是的,这些都是借口,作为领袖的借口,说实话,我不想停下来。

这不是我第一次和“欲望”打交道。但是在我小时候,它并非是某种非常明确的东西,准确来说,是一种渴望。

我的兄弟们快乐而无忧无虑,我们的父亲把我们照顾的很好,我至今都十分感激他能够给我一个如此美好的童年。随着年龄的增长,我逐渐理解他的心酸与劳苦,在他的庇护下,作为一个无法融于世事的变种家庭得以在夹缝中生存实属不易——他是一个尽责的父亲和伟大的守护者。

而我们的前途未卜,父亲却终会老去,在不远的将来,他会从我们选择一个人来领导我们,

我决定那个人是我。

于是我努力练习,远比我的兄弟们要更加努力的训练,他们并不明白我为什么如此勤奋,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我能放弃冬日里温暖的被窝,放弃游戏机和躲避球,一遍又一遍进行那些冗杂枯燥的基本功练习,

直到父亲宣布我的新身份的时候,他们终于明白了,可他们已经失去与我竞争的机会,

我真的很擅长这个。

多尼是第一个在宣布之前把目光投注于我的人,他拥有敏锐的逻辑和思维,但对这个决定没有任何不满,实际上他非常高兴由我来做决策的那个人。他的兴趣广泛,毕生追求的东西并非是在这个团队里,但是他总能精准的满足我的某些要求,他会是个很好的参谋和建议提供者。

麦奇拥有我无法企及的运动天赋,他生来便是一个聪明的战士,只是太年轻而缺乏必要的专注力,过于沉浸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更重要的是有时候他过于善良。这种品质在这个世界上多数时候会被认为是一种弱点,毕竟杀戮和毁灭太过容易,只要通过训练就能习得,可创造美好,和永远保持积极向上的希望则是极为艰难的,麦奇有这种凝聚力,我很早就决定守护这种力量,幸而他很依赖我。

拉斐尔总是与我作对,他质疑命令,不服管束,鲁莽行事,顶撞我试图向他阐释的每一个动机。我们之间的沟通总是充斥着各种剑拔弩张的尖锐争吵和撕心裂肺的愤怒,我曾把这种反抗看做是一种对我的权力的不满和挑衅。

但是有一件事,让我意识到我先入为主的推测是错的。在我们和紫龙帮的一次巷战中,他为了保护我陷入了极度的危险,我被失去他的恐惧压榨出肾上腺素驱使我以身犯险,把他救了回来。

他只是难以置信地看着我为他包扎,拽着我的肩带尖锐的质问我为何拐回去救他。他说他以为我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战士是可以被牺牲的,而领袖只有一个,失去领袖意味着全盘皆输。

这件事对我影响很大,正是由于他天生缺乏对权威的服从性,因而远比我更早的理解“领袖”的沉重负担。

自此我才明白他从未质疑过我作为领导的权力,因为在他内心深处,他深知自己无法承担领导的责任。

他质疑我的决定是要敦促我思考是否还有别的更好的决定;

他提出别的意见是要告诉我在我的团队里永远有别的声音;

他反对我的法则是要警醒我永远不要碰触一个领袖不该碰触的原则和底线。

而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为了我们的兄弟,为了我们的家庭。

我并非从未获得过拉斐尔的爱和尊重,正相反,这是我一开始就拥有的东西,一旦在内心深处明确这个信号,这种拥有就变成了另一种无法抑制的渴望,而这种渴望与我毕生所受的训教格格不入,它是背德的。

大多数情况下,只要我足够努力,我就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东西,只要我足够努力,我就该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我深知拉斐尔的认可并非是我最后的战利品,可我的欲望并不这么认为,它变成一种辐射式的诱惑,投影在我的每一个兄弟身上,

我轻缓吐息,缓缓睁开眼睛,目光落在对面墙上的架子上,

施莱德武士头盔郑重的摆在一边,我已经成为了领袖,赢得了父亲的承认,兄弟的尊重和支持,我亲自砍下了小緑崎的头颅,拯救了世界,而这个新挑战让我跃跃欲试。

我的兄弟不需要知道我在这个领域到底走了多远,目前为止,他们只需要知道我需要他们知道的那部分。

我捏灭了蜡烛,将它们收进盒子,起身走出房间,这是我最近养成的习惯——

我没有接近父亲的房间,这可能会打扰到他休息,我在我兄弟的门口依次停留,

拉斐尔的鼾声均匀而平静,他健壮的手臂从吊床上自然地垂落下来,我几乎能感觉到它辐射出来的热量。

我早些时候去实验室看过多尼,他承诺我会早睡,我很满意看到他在自己的屋子里,Don有时候总会忘记时间,我并不会太放纵他熬夜。

我没有打开麦奇的房门,他的屋子的的地板是一场灾难,麦奇在睡着的时候会谈论他的梦想,非常可爱的坏习惯,凑近房门我就能听到他柔软的呓语,我不禁露出微笑,他太年轻了,需要我的引导。

也许这种欲望是一种指示,也许它是某种新的开端,毕竟我们并非人类,在某些时候并不需要遵守一些约定俗成的规则,也许我们注定拥有彼此,至少我知道,

我不是唯一一个对他们其中某个有这种感觉的人。

the end

TMNT2003+AU

蓝红

主要角色死亡

“我恨他。”

我抱起手臂,望着十米外对面墙上的那尊遗相。

一如我爱他,敬他,感激他。

“为什么?”

他正坐于神龛前方的蒲团上,跪拜行合手礼,姿态谦卑,直至那蓝色的头带从他背壳上倏忽间滑落,我面无表情地着他开立的大腿,抬起的胯部,歌功颂德般的虔诚,献祭般恭敬的痛苦。

“因为他不曾给你想要的,也不曾允你做你自己?”

这是什么狗屎答案,还是敲钉转角式的旁敲侧击?

他起身面对着我,于是我见证何为不朽。

它张牙舞爪地爬出神龛,自我复制着,增殖着,巩固着,随即化作发泄边缘的阴颓之力,从那双海蓝色的双眼中缓缓辐射而来——

我注视着他在烛光下并不光滑的肌肉纹理,深知其触感远不如它看起来那般粗糙,伤痕掩隐其间,我知悉其每一道故事一如自身的每一次痛苦。可此时这站在我面前与我血脉相连的兄弟,俨然是以滨户家主的身份在对我说话,胸腔内抽搐的疼痛让我的呼吸略微一窒,于是我笑了。

倘若我手里还剩一根,现在也早就点燃了,不论现在是位于房顶,还是道场,亦或是在神龛之下,父亲面前。

“因为他选了你来决定一切。”选择你来承担这一切。

你可知那蒲团如同祭台,而你跪坐其上,便是这滨户的上任家主为家族延续而挑选的傀儡了,好让我们都有怪罪之处,感激之处,以便满足你可悲的英雄主义和顾影自怜式自我救赎?

倘若他上天有灵,看到自己挑选的躯壳完美继承其衣钵,必然倍感欣慰,美其名曰弥补其前半生缺憾,死而后已,

而你果然是根正苗红,诚不我欺。

然后光宗耀祖成了你的红头文件,

然后以奉行正义之名扑击如火,披荆斩棘,

然后你冠冕加身,从此便高人一等,

你现在可知其中利害了?

“于是你便嫉妒?”

我嫉妒你妈。

我终是没在父亲的遗相前口吐芬芳,

即使他放任毕生所爱的妻女惨死敌手,

即使他不曾为他的儿子们创造一个可以融入人间的机会而努力过,

即使他曾长久而乐此不疲地兜售了一个维护世界和平的英雄梦,细耐心浇灌,待其生根发芽,直至变成枷锁,

它寄生在我面前的这段躯壳之中,根植于我曾不遗余力企图揭下的那条靛蓝色的冰冷面具之下,我曾深爱过的灵魂曾经住在那里,也死在那里。

可他至少教会我们足以保全自身,有资格对企图以恶意溺死我们的世界说不,

——于是我理解他的辛酸不易,也明白他将毕生心血寄托于长子身上的苦涩,一个必将消亡的变种家庭与世界为敌显然是自寻死路,想要在世间长久地生存下去,总要有一个人来牺牲自己领导他的族人,

即使那冠冕是一时的荣耀和永久的束缚,

即使他不能再倾尽所有去爱一个人,

即使从此他便不再拥有他自己。

而李奥自4岁开始便每天早起两个小时离开温暖的被窝,洗漱完毕,饿着肚子练习基本功,披星戴月,从不偷懒。我愿意相信他在那时便想要成为世界和平的守护者,我们都相信过。

可真理和大义历来都冠冕堂皇,蛊惑人心。你若想要战争,便说伟大的战争造就史诗英雄,你若想要一雪前耻,便告诉你的儿子为荣誉而战。原本在这世间找到哪怕方寸容身之地已实属艰难,可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半壳英雄,破影而出?

这他妈是什么臭狗屎?

我曾经想要像你一样一心一意守护这个世界,直到我在那些被我救助的人恐惧的眼睛里看到我自己的模样,除了那狰狞如恶鬼的轮廓,唯有避之不及的厌恶与恐惧。

也许我太敏感,尤其对这世界的恶意太过于敏感,所以不愿像别的兄弟一般得过且过,我很早就意识到这夜景如焚极目不可望其边缘的繁华世界,不会属于我,不会接纳我,不会认同我。

所幸我也不需要其认同,接纳,而我亦有归宿,那便是我兄弟的身边。

而反观我的某个兄弟,早就被砍去锋芒,拗断棱角,钉上荣誉和责任的铁蹄,以其所领导的家族愿望为缰绳,

“嫉妒什么?斯普林特二世?”

我抬起眼与那对透着隐怒的深蓝色眼睛撞了个满怀,一如既往不加掩盖鄙夷和厌烦。

他轻缓吐息,将皮带扣在胸前,神态像极了挽起袖口准备鞭打我的父亲。我庆幸自己早就在蒙昧之年的每一次体罚里顿悟——

流泪不能解决问任何问题,却可以避免屈辱。

然父亲已死,所谓的选择一个领袖来领导家族的预言,在李奥和父亲之间不过是一个心照不宣的约定,根本不容他人与之同台竞技。这决定却伤我最深,我自幼便失去了与他亲密相处的机会,毕竟领袖以责为重,不得与他人分担,而责无旁贷便是第一课,乃是为人领袖者首要之重。

于是他被迫早熟,变成了现在这幅摸样,每一束思维便是为寻找敌人的弱点伺机而动,目光所及之处即是荣誉和责任。

即使他嘴上不说,我也知道他必然是认为这家里的每一个兄弟都是在他的庇佑下生活,也许说这世界都在他的庇佑下正常运转也不为过。

他背壳上那道深深的划伤算是真的在他自尊心上刻下了无能二字,可他竟然还不知好歹,从泰瑟兰盾入侵,无辜路人在战斗中被误伤,到老太太过马路被撞,凡是拯救不到,阻止不了的,挽回不来的,便都成了他李奥纳多的错,

巨细无遗,一并包揽。

“你若要对先父不敬,那不如滚出去,我们在外面做个了断,如若你输了——”

“你担心父亲的尸骨余温尚在,我便会率先挑衅你吗?”

“这不是挑衅吗?”他反唇相讥,

“我怎么一点都不意外你会这么想?”我立时露出后槽牙咆哮。

“父亲已经去了,就算你有千般不满,也该闭上那张嘴。”

他想必是说不出“死”这个字,我理解这种如鲠在喉的讳莫如深,毕竟父亲的死于我们每个人而言都如同从撕开身体中硬生生扯下一片血肉,你却非要表现得如同唯有你在哀悼一般。

“我从未对父亲不敬,就像我从不对你嘴下留情。”我一字一句的说,

你这该死的,六亲不认的,兄弟。我若对他不敬,定要抛去所有手下留情与你死斗,我若从不妥协从不遗忘,细数你每一件罪状,那血河能从曼哈顿流到纽约港,你我自然也不会有今天。

“你不是早就看我不满,从我第一天阻止你抢兄弟的玩具,到第一天成为领队?”

“那你早清楚我是什么样的人,又凭什么要求我特殊对待你?”

你早该知道如果有人命令我不许出门,我就会打烂他的脸,有人想干我,我便要踢烂他的几把,如果有奶酪刨丝机敢骑在我脖子上拉屎,那我就该掏出他的肠子把他勒死在自己的血泊里。

“你抗拒一切权威,不懂纪律为何物,从来都莽撞行事,而我总是在给你擦屁股。”

谁的纪律?谁的规矩?他说出来的话便自认为是法律?

这会他倒是不提平日里什么脏话连篇,污言秽语的说辞了,竟不以为意的自顾自下起了总结。

“所以是你屈尊降贵,勉为其难,自我牺牲?”我粲然冷笑,“你根本没有资格对我的选择负责!至于你那坨狗屁价值观,这世界就算没有你或早或晚也会走向尽头!”

我从他抿紧嘴角和紧绷的肌肉里听到了空气里劈啪作响的火花,

事情总算变得不那么无聊了。

“听真话是不是感觉特刺激?”我嗅着硫磺燃烧的味道,欣然拔薪助火,

遂抬起下巴,眯起眼睛轻缓地说,“如果你以前没有记住,我现在再说一遍,”

“我不是你可以随意驱使的奴隶,更不是你救世的工具,我的生命也不属于你。你不是向来痛恨脱离计划的存在吗?”

“除非你能杀了我,那你最好现在开始习惯。”

他没有拔刀,我亦没有拔出铁尺,可我也没有漏过他眼神里一瞬间的狠厉,比一瞬间更快的熄灭了…

继而从常年那副傲慢的面具里萎顿下来,悲苦和撕心裂肺的疲惫爬上了他的眼睑,

“你为什么总是恨我。”

我惊诧于他此时从未曾示我的那一面,嘴唇颤抖,如同摇起弹尽粮绝的白旗,

我只觉得讽刺,他竟将我的桀骜不驯归罪于我恨他?

我不禁苦笑,方才的愤怒竟不了了之,

“我从未恨过你,李奥,我甚至能忍受你的狂妄自大和虚伪,我只恨你代表的东西。”

恨父亲夺走你本属于我的时间,磨去我最爱的那些地方,把你变成了今天的样子。

我也可怜你,可怜你失去你本可以拥有的东西,为你现在得到的这一切所牺牲的一切。

可即便你如此不堪,我却也忍受着不至于离去…

你不知道罢。

《爱是持久忍耐,加以慈悲……》

——圣经·新约·哥林多前书

THE END

03长末 by Traitmill

#TMNT2003,AU,长末

#车速180km/h

#原图自@Traitmill,已获得授权转载翻译

长末

《荣誉标记》(TMNT2003,长末,肉渣)

#TMNT2003.

OT4背景下#长末.

有性暗示无具体描写.

看到Leonardo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医疗室门口的当下,Mikey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今晚的《战锤40K》之夜已经在开始之前结束了。他只得用那种不太像揣着明白装糊涂的表情冲着自家兄长眨了眨眼睛,心里叫苦不迭,从现在开始如果他能活着走出医疗室,就打算立刻吃顿好的日顿骚的,权当Raph刚才当着自己的面明目张胆霸占限量鳕鱼芭菲彩虹豆pizza是被狗日了。

其实也不是那么糟啦,大家都在一个窝里住,抬头不见低头见,要是真的闹翻了,Mikey顶多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日出打游戏日落撸管,大家从今晚晚饭开始就饿着而已——

Leo绝对会第一个站出来承认自己作为领袖沟通显然有问题然后一马当先要求承包晚饭工作,在他炸了厨房之前,Don和Raph绝对会想办法八抬大轿把Mikey请出来。

Mikey已经想好了接下来怎么跟他家兄长斗智斗勇见招拆招,但是这些个来回路数又不是街霸打出庐山升龙霸那么简单,Leo在幼弟身边站定的时候,明显看出来幼弟内心里的兵荒马乱魂不守舍——

手无寸铁的Michelangelo抄起了床头柜上的马克杯一饮而尽,随即差点吐在他家大哥的腹甲上,这他妈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他擦擦嘴,里面已经凉透的咖啡渣仿佛昭示着今晚Michelangelo即将弹尽粮绝。

Leonardo抱起手臂,放松地靠在检查台上,开始用一种玩味和审视的眼光打量自家幼弟。

“这就是你当下的选择,Mikey?我以为即使丢了武器你也不会傻到直接跳到我们和脚帮中间。”

他的声音很低(即使是在“某些时候”),按照家庭医生Donatello第12次修订版的《医疗室日常规范守则》的规定,在医疗室只有Donatello本人的声音可以超过70分贝。(除了“某些时候”)

Mikey愁眉苦脸地耷拉着肩膀,是的,他几乎算是搞砸了巡逻,把一次短兵相接的小型巷战搞得差点生离死别,他再次无辜地抬起头,希望能在Leonardo脸上读到今晚的处罚条例或者训话提纲,但是在幼弟常的花言巧语无所不用其极的撒娇耍赖无理取闹浸淫多年之后,蓝头带领袖摆出了那副无懈可击的面无表情,拉斐尔称之为——

“Big brother is Fucking you”,

当Leo想当一张扑克牌的时候,他就真的是方片本片,蓝头带领袖除了关上卧室门之后你会看到他惊才绝艳另一面之外,其他时间他几乎都在与沉默为伴,他直觉敏锐,他谨言慎行,他深思熟虑,他武技精湛,他没有除了性生活之外的私生活,哦,还有,他是个鸡婆。

Mikey挠了挠后脑勺,开始念台本。

“Leo,我身后就站着个抱着孩子的孕妇,就算是神龟泰坦也没法把她们全部打包带走啊,我当下只有一个选择。”

“我们应该尽可能地保护无辜的人,但是你要明白我的首要任务是把你们安全带回家。”

“哦,你没有看到当时有个有个足忍冲上来非要我陪他跳一段。”Michelangelo申辩,祈祷他家大哥那时候正忙得不可开交,以至于没有看到他当时那一系列“骚操作”,短兵相接的魅力就在于此,大家在不足十几平米的小巷子里偶然打了个照面,咋咋呼呼的地来一些激情火热的肉贴肉运动,干这种事情十有八九都容易擦枪走眼,何况脚帮都穿得乌泱泱一片。

“也许是因为你这几天训练的时候偷工减料心不在焉。”Leonardo用沾满双氧水的医用脱脂棉按在幼弟的伤口上,动作轻柔,冰凉和刺痛还是让幼弟瑟缩了一下,他按住幼弟的肩膀,擦去结痂的血片,然后扯下胶布粘在小臂上准备包扎。

“我们每一次训练都是为了在这一刻不会‘只有这一个想法’,而且你做后空翻的时候连背都挺不直。”

“那真不好意思,伙计,从现在两天内我都只会拖后腿了,”Michelangelo决定避重就轻,“明晚记得帮我带安东尼家的墨西哥卷饼。”

鉴于他家大哥接下来的一分多钟一句话都没说,Michelangelo又开始慌了。

“换个角度想想,Leo,这只是个4寸长的伤疤,甚至…”Michelangelo在兄长眯起眼角的时候已经自动消音了。

我怎么就管不住这张嘴?我是在给自己挖坑吗?

“你该庆幸你把头抬起来了,否则你现在就只剩下一只眼了。”Leo严厉的说,

Raph刚才说什么来着?

阅读更多

#TMNT2003#冷色

△Angry sex

△因为太饿了所以写03冷色肉交换25的紫橙粮~

“把钥匙给我。”

如果不是穿戴着统一的脚忍的蒙面装束,Juni Ba此时惊恐绝望的表情也许能为他赢得几秒钟喘息时间,但眼下他真的没有太多选择。

每一个脚帮忍者都在培训资料片里面听过这个声音,那是如同裹着丝绸一般柔滑悦耳的声线,很难想象它出自于某一只变种乌龟,你甚至都无法相信这种粗鲁,丑恶的生物竟然可以发出如此人性化的声音。是的,这就是Juni Ba现在的生活,不光有可以靠着两只脚就可以飞檐走壁的乌龟,甚至两只脚走路的都不止乌龟这一种非灵长类生物。

Juni Ba不知道为什么会对那个初级培训课程里的乌龟声音记忆犹新,毕竟他也不是太新的菜鸟,以至于不知道培训课程里教的那些内容最多是为了让他们再续一秒,而不是为了让他们活下来。现实不是招募广告,临死之前收到工资到账短信又有什么用呢,又不能给予他足以抵抗对于死亡的恐惧。

现在,那个声音正毫无情感地透过轰鸣的马达声,清晰地传递到Juni Ba的脑子里,脚帮忍者透过刺目的车灯努力看向驾驶舱,乌龟面无表情地单手握着方向盘,头带飘出窗外,三只手指的手伸向他,

“把钥匙给我。”

他试图在痛苦中集中注意力,但意识却信马由缰地跌入了回忆,过了好一会Juni Ba才意识到他在走马灯……

是他先在这个空旷无人的垃圾场发现了落单的乌龟,这里至少废弃了有几年了,人烟罕至,而紫头带的乌龟显然很熟悉这里——很熟悉意味着他会放松警惕,以至于没有注意到有一个脚帮忍者在跟踪他,那么机会就在这里了。他太急于拿到那份高于当月20倍工资的奖金了,他有贷款要还,还有两个饿起来连盘子都啃的小孩嗷嗷待哺,以至于没有发现他不是独自一人,现在这已经无关紧要了。

他按照脚帮的预警流程先启动了静默报警器等待后援,然后拔掉了那辆臭名昭著的乌龟计程车的车钥匙,接下来的事情他就不知道是如何发生的了。他接受过10个月的忍者训练,完全知道如何悄无声息地关上生锈的铁门或者时刻让自己处于下风或平行风向,然而紫头带的忍者龟只是发出了一声疑惑的咕哝,第一时间看向了他所在的位置。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