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一说她想开车

那就开他妈的意大利炮

《One More Time》

#TMNT2018,角色属于尼克,OOC属于我。

#蓝红,Raphael单方性转,注意避雷!!

#骨科,First Blood,9k纯车!!!警告!!

#请各位乘客慎重上车,小心避雷,实在是很久很久很久没有疼爱女孩子了,车技生疏,给各位献丑了。

Raphael不知道穿上Leo为她特意缝制的小裙子到底会有什么后果……

Raphael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再次叹了口气。这并不是因为她没穿衣服,也不是因为衣服不合身,要知道对于她这种体型来说,找到一身合身的漂亮衣服实在是太难了,但是Raphael现在的的问题显然不再于不合身的衣服,而在于,这裙子太合身了——

大胆的露肩设计,不会让她在活动的过程中感觉到任何束缚,而且能凸显锁骨和肩膀的曲线,漂亮而复杂的蕾丝花边缀满整个领口,上面甚至还镶嵌了一些细小的水钻,后面则是露背的,除了后颈系着一个简单的蝴蝶结之外,可以把整个壳子露在外面,谢天谢地,她再也不需要忍受被背壳上凸起的角刺勾坏的脱丝问题了。裙子的腰身的设计紧密却不紧绷,漂亮的下摆则是点睛之笔,水红色的透明纱裙,最外面的轻纱几乎刚刚遮住大腿的三分之,尽管内部至少有两层同样材质的内衬,但是如果里面什么都不穿的话,通透的裙子里几乎是一目了然。

她有些局促地看了看背后的蝴蝶结,并不是因为难为情,哪个女孩子不想穿上漂亮的小裙子呢?

何况这是Leo为亲手缝制的,裁剪合身,针脚细腻,面料柔软,一看就是用心之作。只是……就算Raphael没有穿过很多裙子,也该知道裙子里面至少应该有一个衬里可以遮住屁股,Raphael很确信就算Leo没穿过裙子也至少知道这一点,好吧,Leo的品味确实不错,Raphael不得不承认,但是恶趣味也着实让人心慌气短。

这件裙子除了圣诞夜当天晚上她曾经试穿过之外,一直被她小心翼翼地压箱底了,要不是今天输了国王游戏,她也不会在什么人面前穿它。

因为变异之前的种族不同,鳄龟女孩要比其他几个弟弟都要大上一圈,这让很多简单的事情变得不是那么简单,比如说茶杯上的握环,比如电视遥控器上面的按键,比如说可爱的小裙子,当她的弟弟们都还在下水道里和尿泥儿钓青蛙的时候,女孩逐渐认识到自己和弟弟们的不同,一连串懵懂而美妙的憧憬填满了Raphael的青春期,她开始和男孩子们拉开距离,写一些不着边际的日记,关注那些美妆广告,偷偷订阅美装杂志,收集闪闪发亮的卡子,转色指甲油,廉价的香水小样,以及,做一些粉的冒泡的白日梦。

在几年前,这些梦里最终吻的她几乎快要断气的人始终是个模糊的影子,她从未在浑身湿透的清晨睁眼记起那个人的样貌,直到近几年来,这个形象以白马王子,超级英雄,黑手党教父,邻家男孩的身份一次又一次出现,而面容也越发详实,最终变成了一个确切的身份,她的弟弟,

Leonardo。

她看着自己的尾巴在透明的裙摆下面以一种自暴自弃的频率抽打着,好吧,当时Leo提出来这么个玩法的时候,Raphael就知道自己曾经的猜印证了——

这件裙子绝对是某种诱饵,可Raphael实在不能对这个裙子发表任何反对意见,毕竟这是Leo花了半个月时间收集窗帘布和纱帘亲手缝制的,她还记得圣诞节的时候自己有多激动,她用力搂着Leo亲吻,直到他弟弟几乎窒息。

“嘿,Ra——ph,好了吗?”

听到她兄弟扯着嗓子喊她的声音,Raphael紧张地拽了拽裙摆,总不能食言吧,反正伸缩都是一刀,Raphael只能叹了口气,向他们的卧室走去。

在她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她弟弟的眼睛立时睁大了,那样子仿佛看到了朱庇特吉姆本人开着探月车来迎娶他,

“哇哦哦哦哦——!!Raph,你看上去真是,太棒了!!”蓝头带忍者忍不住捧着脸鸡叫,Raphael立刻局促地停住了走向床边的脚步,于是Leo跳下床围着他姐姐转了一圈,

“我不知道,我是说…”她被他弟弟的赞美搞得不太自在,“可能会显得我很……”

“不不不!!Raph,相信我,你真的很漂亮,”Leo闻言立刻秒换上庄严肃穆的表情,认真的对她说,看到他姐姐满面红晕,Leo露出了一个淫荡的笑容,他跳上了他们的大床,迫不及待地拍拍柔软的床面,

“到这来,”

Raphael坐在床边,小心的没有压到裙摆,样子活像是她屁股下面有个火盆。她弟弟拖着她的手臂,把她推进了柔软的枕头堆,床真的很软,枕头闻起来香香的,Leo没有浪费做裙子的边角料,把它们变成了一个个柔软的枕,她甚至开始觉得这些枕头散发着某种特殊的好闻味道,

Raphael心里有鬼。

距他们成为情侣已经过去563天了,他们分享过朱庇特吉姆所有电影,在每一个情人节互赠礼物,一起牵着手向父亲和另外两个兄弟宣布他们在一起的决定,一起吃一个爆米花桶里的爆米花,一起喝同一杯奶茶,拥抱,接吻,洗澡,睡在一张床上——

除了接吻之外,他们打小就已经做过上述的每一项,至于有没有接过吻Raphael不清楚,但是爸爸说Leo在长牙的时候就很喜欢啃她身上凸起的尖角,现在,他们正在向着最后一步迈进,她只感觉到一阵甜蜜的期待和恐惧。

Raphael深吸一口气,忽然发现并不是她的错觉,空气中确实弥漫着一种淡淡的麝香味,哦,她当然那种勾人的味道从哪来的,这让她心跳加速,脸上几乎跟她的水红色裙子相映成趣了,她不自在地扭了扭,皮肤贴在枕头上的触感真的很舒服,丝质的冰凉之后立刻温热的滑腻感,他弟弟真的是个艺术家——

有时候Raphael真不知道她弟弟到底吃什么长成一只精致男孩的,每天雷打不动睡美容觉,用黄瓜片和白泥面膜敷脸,每周两次,就算是某天Raphael忘记买新的补水安瓶,也总能从Leo那里借到急救面膜,但是Leonardo确实是个心灵手巧的人,完美继承了他们老爹的缝纫机巧。

他弟弟像个赶潮的滩涂鱼一样滑进她的双腿间,仿佛他天生就是干这个的,双腿之间的肌肤摩擦让她再次紧张起来,

为什么之前偷偷穿裙子没有这种感觉?

Raphael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想念她的松紧短裤,现在她感觉自己下半身异常暴露,气流绕过裙摆,凉风像是某种戏谑的调侃一般滑过她双腿间的皮肤,那种感觉让她的尾巴在床面上扭成了一个刺激的问号,她不知所措的抓紧了她弟弟的手臂。

“Leo,你就不能慢一点?”

“嘿,放松点,Raphie,我保证会给你一次很棒的初体验,好吗?”

胳膊上的紧握让Leo有点吃痛,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自打年幼他就早已习惯了姐姐一旦紧张就会不知所措的没轻没重,Raphael的这个举动纯粹是对于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感到恐惧,幸而他很擅长安慰Raphael,他轻轻地握住他姐姐的手,那只紧握在他手臂上的手立刻就松开了,女孩一闪而过的歉疚和沮丧让Leo心头一阵柔软,他随手帮她解开手上的绷带,轻吻他姐姐的掌心,

“你只需要跟着我的引导走就好,毕竟我已经从Donnie的硬盘里毕业了,相信我,绝对没有你想的那么可怕,它会非常,非常的美妙,我会让它成为我们这辈子最棒的回忆。”

Leo拍拍她,一直都懒懒散散随时准备抛媚眼的眼睛此刻带着某种笃定而腻死人的光芒,Raphael感觉自己已经是被这种粉红色气氛冲昏头了,甚至觉得Leonardo这会说的话远比平日里那些信誓旦旦的保证要靠谱的多。

她紧张的点点头,脸上能摊他们一家五口的煎饼,现在Leo不论对她做什么,都能让她从床上蹦起来,浑身轻飘飘的,虽然完全放松的状态很舒服,她无法并拢双腿,因为Leo的双腿摩擦着她的大腿内侧,这种感觉非常奇妙,让她感到心跳加速的是那种若有若无的接触,她太敏感了,从leo身上辐射出来的热量,几乎在内侧上留下模糊的暖意,

也许不会那么糟。

“Leo,我是说,我们虽然已经在一起了,但是这种事情没…必要一次性做完全套,我们可以慢、慢慢来?”

“Raphine,我知道你只是害怕,但是,相信我真的不会疼,如果你想停下来我们随时都可以停下来,你要叫停吗?”

即使Raphael早已被他弟弟的厚颜无耻磨得没脾气,此时这么一句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一看就很像是某种激将法的套路还是让她心有余悸,而Leo像是知道她打算说什么,不紧不慢地翻身撑在她身上,俯身对她眨了眨眼睛,用那种换做谁被盯着都会犯嘀咕的眼神持续爱抚着Raphael红透了的面颊,

这眼神让Raph直接的把到了嘴边的反驳咽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她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仰视着他弟弟,用几不耳闻的声音问Leo,

“那么我们该,该怎么做?”

“哦,首先,我们需要一个甜甜的吻。”仿佛就等着她发问一样,Leo用一种颇具仪式感的声音说,

Raphael睁大了眼睛,看着Leo不断放大的笑脸,她已经被这种有点微醺的气氛搞得上头了,Leo俯身噙住了他姐姐的嘴唇,它因为饱受牙齿的蹂躏,看上去又红又肿,Raphael迷茫的张开嘴,迎入Leo的唇舌,她有点被动地吸啜着对方游离的舌头,吞噬着那种让他着魔的味道,Leo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呻吟 ,Raphael带着少女馨香的津液让他很快勃起了,他没想到接吻这么刺激,比他小时候摸电门还刺激,他得赶紧打住否则可能会……

“是不是感觉很棒,”忽略自己几乎是垂直极限的生理反应,Leonardo恬不知耻地笑了起来,继而压低声音,“我迫不及待想要插进去了,”

“你就不能少说两句骚话吗!!!”

Raphael差点没从床上蹦起来,作势要把她弟弟推开,而Leo咯咯笑着再次俯身从胸甲侧面抓住了她的胸部,用一种不算太粗暴也说不上轻柔的力度揉搓起来,这几乎让Raphael身体一震,栽回软趴趴的枕头堆里,Leo的手掌散发着阵阵热意,通过缓缓的揉搓源源不断地融化着Raphael绷在意识里的那根弦,推拒的手臂也开始发软了

“啊…”

她轻声惊叫着,立刻觉得这种声音实在是太奇怪了,女孩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而弟弟只是轻笑着在她的手背上落下了一个安抚的轻吻,继续他的开发工作,手掌下沉甸甸的乳房随着他的揉弄挤压成不同的形状,他姐姐面色绯红的偏过头,这种害羞反而给予他更多的便利,他俯首贴着女孩的脖颈啧啧有声的吮吸,小心翼翼的舔舐,那里的皮肤细软,散发着女孩子有点微甜的香气,他真的太想咬下去了,可他毕竟不想让Raphael紧张,

Raphael几乎能感觉到自己的乳尖在Leo指缝间划过而变得坚硬胀痛,那种酥麻的快意如同触电一般几乎立刻冲向了她下腹深处,变成了一种渴望的几乎甜腻的疼痛,有什么东西融化了,她稍微一动双腿,带着湿意的微妙粘滑感几乎让她尾巴都缩了起来,

“Leo……”她不安地呼唤她弟弟的名字,

“嗯?”她弟弟应了一声,懒懒的从她腿间抬起头,把下巴搁在她膝盖上,带着若有所思的微笑,这景象让女孩咬着下唇,把几乎要冲出口的那些话咽了下去,咬着舌头说,

“快点……”

“好呀。”

Leo还是懒洋洋的应着,细细打量着她的表情,直到Raphael羞红了脸把视线移开,这才满意地挑起嘴角向下挪窝,抱起Raphael的双腿,埋首其间。

“哦,Raph,我都没想到还有比你的红脸更好看的地方…”

Leo用咏叹式的赞美音调这么说着,表情活像是看到了莱茵河宝藏的尼伯龙根侏儒,他用力抱紧Raphael的大腿根,伸出长舌顺着那根僵着贴在床单上的尾巴轻从头到尾扫了一下,

“啊啊啊……”

他姐姐的叫声透着一种青涩的娇媚,手掌下的大腿紧绷,显然他找对了地方,Leonardo备受鼓舞,再次伸出舌头戏弄那根已然湿漉漉的尾巴,舌尖顺着缝隙扫抹着,Raphael馥郁的甜香几乎让他沉迷了,尾巴上的两瓣缝隙随着他的舔吮抽动着,湿滑的液体溢出了略微张开的肉缝,Leonardo尝到了他姐姐的味道,那种感觉让他晕乎乎的,他极力克制着现在就插进去的冲动,一面啜饮着更多琼浆,尽可能地把舌尖探入那两片肉唇中挖掘着,这个动作几乎让他姐姐发出了一阵几乎窒息的呜咽,不安的扭动着,内壁滑腻而炽热,像是某种灵活的软体动物,若不是他的舌头长度有限,他觉得自己的舌头都可能会被钳住,Raphael忍不住夹紧双腿,他不得不把那双长腿一次又一次的分开,好让他能够继续做足充分的扩张,

“你从没像现在这样喜欢我的舌头,对吧,Raphine?”

他得意地擦去嘴边黏滑的液体,审视着他的成果,他姐姐双手抱紧了脑袋底下的枕头,咬住了枕头的一角,竭力忍住不停在喉咙里打转的呻吟声,湿润的眼角带着一点点生理性的泪水,像是一只刚刚被雨露打过的玫瑰,尾巴内侧的缝隙几乎已经完全翻开了,露出里面的嫩肉,不断涌出的液体盈满了裂隙,亮晶晶的,Leonardo觉得喉咙发干,他的阴茎几乎已经贴在了他的腹甲上,

“你还没完吗……”女孩的声音带上了哭腔,身体在不住的颤抖,粉色的蓬蓬纱随着她的抽搐而微微颤动,“我觉得自己已经快要……”

“这就是为什么我停下来的原因,Raphine,我希望你平生第一次能夹着我的老二高潮。”Leo继续用一种“天塌下来咱们都得把这事干完否则我的老二能怼穿棺材板”的笃定语气继续说着让Raphael恨不得打死他的骚话,

“为什么你总是在这种时候话这么多,你不知道老爹那句话吗?!反派死于话多,你再这样晾着我就真的把你——”

一根食指抵住了她的嘴唇,让她咽下了一股脑的慌乱,

“Shhh…Watch.”

Raphael睁大了眼睛,她几乎停止了呼吸,Leo伸出舌尖舔了舔下唇,在她双腿间慢慢跪直了,那根几乎是紧贴在他腹甲上的老二笔直地指向天花板,亮晶晶的体液正迫不及待的从顶端渗出,湿漉漉的汇聚成一片深色的湿渍,眼前的景象让Raphael倒吸了一口气,她不可抑制地把目光投向Leonardo的双手之间。

看来Leonardo并不总是在吹牛,它确实非常好看,和红耳龟肤色一样青翠的漂亮绿色,长的让你觉得它会插入到不可思议的深度,顶端浑圆饱满,她着魔一样看着Leo翠绿色的双手在他自己的老二上缓缓揉搓,她不知道Leo是怎么做到的,在这种时候还能不紧不慢的进行“表演”。

蓝头带的忍者陶醉的闭上眼睛,仰起头微微张嘴,绛紫色的龟头在他的指缝中突突跳动,那些晶莹的粘液随着挤弄变成了一连串珍珠,从顶端黏糊糊地淌下来,继而被揉搓着柱身的手慢条斯理地涂抹均匀,Leo并不急着开始这场隆重的仪式,她太了解Leoo了,他弟弟从不不吝啬赞美和表达自己,也许有些方式太过于直白,但至少他的话都是发自内心的真挚,而且这段独舞确实消除了她的紧张,她目不转睛地看着,空气中只剩下更加粗重的喘息声和Leo慵懒的沉吟,以及让Raphael的尾巴都忍不住抽搐的液体摩擦声,

她几乎被这摄人心魄的一幕迷住了,现在她一点都不觉得口干,事实上,当她弟弟再次搜索她的嘴唇的时候,她几乎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Leo的舌头探入她的口中搅动着,她有些狼狈的迎合着,涎水顺着她的嘴角淌下,越发淫靡而色情,这个吻绵柔而富有调情意味,她不知道Donnie的交配教学视频上到底有没有这个,但如果没有,那Leo也太天赋异禀了,她几乎沉浸在吞咽Leo气息的热吻之中了,直到滑腻的,沉甸甸的热量贴着她的大腿根滑动,抵住她尾巴根的入口时,她才意识到那个时候到了,

“你准备好了吗?”李奥的语气听起来像是吹起冲锋的最后一声号角

“咳咳,再,再等会!”Raphael再次被口水呛到,

“Come on,Raph,”Leo叹了口气,“我要再不插进去可能真的就要唔——”

他姐姐捂住了他的嘴,不让他说出来那些更让她害羞得恨不得把床掀了的台词。扭动间,膨胀的顶端几乎嵌入到那个窄小的肉缝里面,温热的粘液顺被挤了出来,这让尾巴极度敏感的Raphael浑身发抖,

“啊啊……Leo…我…”

“嗯……”Leonardo闷哼了一声,他安抚般地拍了拍拉Raphael的大腿,扶着女孩的侧腰缓缓沉了进去,两声呻吟齐声绽放,紧致感几乎立时让Leo射出来,他不得不停在那里稍稍稳住自己,汗珠顺着他面纹滑了下来,滴在他身下颤抖的疆土上,

“Raph,你里面……好热,好紧……”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老二畅快无阻的滑进了Raphael的小穴,将那个本来就紧致的尾巴撑开,被柔滑的肉穴紧紧挤压、吸啜的感觉宛如天堂,他几乎现在就想一下插到底,Raphael发出一连让她自己都惊讶不已的呻吟,像是被情欲浸透了果子,随着Leo一寸寸推入她的身体,她的后脑陷进了柔软的枕头,女孩皱着眉头仰起头,被陌生而美妙的快感征服了。

太长了,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到底,也太慢了,她连Leo的每一次颤抖都能清晰的感觉到。直到Leo顶到了她最里面,碰触到她的核心,她才瑟瑟发抖的喘了口气,被顶住的位置让她腰部一阵酸楚,仿佛被攥住了心脏,她细弱蚊吟的声音几乎被Leo低沉性感的鼻音盖住了,

“太……太长了……”

“也许是你太浅了,Raphine.”Leo餮足地闭上眼睛享用着被吞入肉穴中的感觉,

“……”

“为什么你下面用力咬我…是不是在想怎么骂我?”

他坏心眼的捏了捏他姐姐的屁股,略微抽出一点,一个猛顶再次插了进去,所经之处滑腻异常,黏滑的淫水被挤了出来,顺着被力度压进被单里的软肉浸湿了整个尾巴尖,

裙子,她得偷偷手洗这条裙子了,

几乎让她失去神志的快感压到的瞬间,Rahael脑海里蹦出这么句话。她忍不住扭动着喘气,Leo真的很有天赋,至少在这件事上很有直觉,

“嗯啊…不要……”

那根炽热的玩意几乎两下就顶到了她的敏感点,女孩面色潮红,恬不知耻地在她弟弟身下发出饥渴的呻吟,艰难的抽送变得逐渐顺滑起来,这种本能的事情基本上是个青少年都能无师自通,但是像Leonardo这样几乎只是草草看了遍“教程”就能在第一次让双方都宾主尽欢的可不多。

他捉住Raphael有些无力的腿,挺直了腰向斜下方缓缓抽送着,水红色的蓬蓬裙随着动作摆动着,被粘液打湿了,空气中散发着浓郁的性爱气息,Raphael的小穴里仿佛有着层层褶皱,在他插入的时候紧紧地抓住他的肉棒颤抖,那种强烈的快感让他有种灵魂出窍的感觉,

“嗯…Raphine…”他的声音越发沙哑,随着抽送的频率越发猛烈,女孩抓紧了身下的被单,生理性的泪水打湿了她眼角的面具,湿润的眼睛看上去像是满天星辰,Leo欣赏着他姐姐在他身下绽放的美景,因为兴奋充血的唇瓣几乎是紧绷地夹磨着他的老二底部,靠近尾巴根部露出顶端红艳艳的阴蒂,当他比之前更深地插入的时候,Raphael紧皱着眉头,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从喉咙深处发出一阵颤抖的甜美呜咽,一阵前所未有有的不规律抽缩几乎让Leonardo几乎当场交代在里面,强烈的高潮让被坚硬的龟头刮至肿胀的内壁开始一阵阵地跳动,汩汩粘液从深处涌了出来,

“Le…Leooooo……”

他姐姐带着哭噎呼唤着他的名字,Leo平深吸一口气,他停在里面不动了,仔细感受着来自内部那种滑腻蠕动着紧握的快感,继而俯下身,给无助的Raphael一些依靠,他姐姐松开了床单上的手,搂紧了他的脖颈。她趴在Leo的肩膀上,双眼浸润着泪水,强烈的高潮和心有灵犀的拥抱让她感到充实而愉悦,她在软枕里僵硬地仰起头,望着天花板深深地喘气,仿佛看到了天上的星星,

“感觉如何?”Leo眉飞色舞地问,

“还,还不错…”

Raphael几乎咬了舌头的声音让她弟弟再次发出一连串低笑声,眼下她浑身发软,没什么力气去揪Leo的厚脸皮,还没等她喘息平复下来,她弟弟就直起身舔了舔她的大腿内侧,冲她挤挤眼睛,投以“好戏才刚刚开始哦”的眼神,直到那一波又一波的抽搐减弱,Leo才始动了起来,为了自己那点小尊严,他早先已经在浴室里提前撸了一把了,可即使如此,他刚才也几乎差点没射出来,他刚刚抽离一点点,就感觉那种粘滞的阻力几乎再次把他吸了进去,女孩羞红了脸嗔视着他,

“你快点做完啦……一会Donnie和Mikey就要回来了…”她的声音到后面越来越小,而她弟弟只是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偏头看着她,

“你太紧了,Raphine,别担心,Donnie和Mikey眼下大概没时间啊…啊…啊…”

突如其来的夹紧几乎让他的老二突突跳动着,他稍微抽离了一点,忍住几乎射出来的感觉,Raphael这才发现了弟弟的弱点,她尝试着扭动了一下,想要尝试者从被动的接受变为主动,而她弟弟只是发出了一声介于窒息的低喘,用力抓住她的小腿用力插了进来,

柔软多汁不停蠕动的内部几乎瞬时间就将他的老二包裹了起来,他用力按住Raphael的腰部,迫使他姐姐的臀部下压,这几乎让他的下腹抵住了Raphael的尾巴根部,

“啊啊啊……”

Raphael呻吟着着,高潮过后的身体敏感一场,这次几乎将她顶穿的插入让一连串口水都不受控制地从她的嘴角淌了下来,Leonardo开始快速抽送起来,一时间只剩下抽插的“噗嗤”声和腹甲偶然碰撞在一起的闷响,蓝头带的忍者咬紧牙关,他用力抽送着,粘湿的液体不断的被龟头下的冠沟带出体外,几乎将下身的裙子全部打湿了,被龟头猛烈剐蹭过的肉褶激烈地痉挛着,Raphael几乎沉醉在这种激烈的抽送中了,她不自觉地扭动着,向下用力抵住Leo,两个人都动情地喘息着,一时间凝神屏息,Leo咬住了晃来晃去的头带尾巴,更加快速地操弄着那个几乎外翻开的入口。

Raphael的体型意味着他完全不需要担心自己把对方弄伤了,他几乎用了十成的力度,猛烈地撞击着底部那个柔软的突出物,这凶狠的穿刺几乎让Raphael哭了出来,连续不断的撞击把深处的软肉磨到几乎有一种快要融化的感觉,蠕动的内壁再次不规律地抽搐起来。

受不了阵阵快感的冲击,Leo低声呻吟着,他缓慢地抽送了几下,最后一次用力插入最深处,抵住Raphael不断痉挛的花心射了出来,一瞬间,大量粘稠的精液激射而出,随着老二的不断抽搐,汩汩地灌进Raphael身体里,这种强烈的熨烫和冲击让Raphael再次用力搂紧了Leo的身体,她痉挛着再次高潮了,在几乎昏厥的快感中,搂紧了她弟弟。

两个人都全心全意地享受着性器紧密嵌合在一起的快感,一时间空气中只剩下他们气喘吁吁的声音和耳鬓厮磨,高潮持续了很久,直到射精结束,Leo才小心翼翼地从他姐姐身体里退了出来,他翻身和Raphael并排躺着,

“你觉得Donnie和Mikey回来了吗?”鳄龟女孩心有余悸地喘着,却是在担心她另外两个弟弟可能窃听全场,

“什么?当然没有,相信我,他们没时间偷听。”Leo摆摆手一脸笃定,他这会感觉异常满足,跟Raphael安全上垒可以让他开一瓶82年的拉斐庆祝了,现在他终于能不辱使命,成为第一个让爹爹抱上小孙孙的儿子了,等到多尼回来,他可以绘声绘色地让Donnie流下耻辱的泪水了。

Raphael松了口气,末了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为什么你这么肯定,每次你这么说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中间肯定有鬼!”女孩皱着眉头抱怨道,

“nonono,Raphine,”Leo摇摇头,“早些时候Donnie偷偷摸摸拉着Mikey去小树屋了,他们俩想滚到一个被单里有些时候了,但是关键时候总是…”

他做了一个夸张的遗憾表情,“你知道Donnie一紧张就总是发挥失常,不过……”

“想再来一次吗?”

Leo懒洋洋地支起脑袋,冲着脸上再次泛起红潮的Raphael笑的见牙不见眼,

THE END

两个井号+空格是二级标题,以此类推